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四百一十章 阴毒的陈应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由笔趣阁(m.nnpul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夜晚时分,在远陵郡的一座城池里,来自南郡的一群宗门武者,正大摇大摆的住在一个大户家中。
    “几位兄弟真是辛苦了啊。”
    这家的家主特意为这些宗门武者举办了一场庆功宴,他坐在主位上,端起酒杯给这些人敬了一杯,然后开口说道:“只是三天的时间,你们就将固阳城周围的铁轨全给挖了,这效率真是没的说啊。”
    “哈哈,陶家主客气了。”
    一名武者大笑着接过话茬,开口说道:“我们沧源门这次一共出动了三十人,光幽照境武者就有七个,砸他个破铁轨,还不是手到擒来。”
    “是是是,吴兄弟说的没错,是大哥有些小觑兄弟们了。”
    陶家主连忙赔罪,他先是自罚了一杯,然后开口说道:“说起来这次真是多亏大哥了,不然我们囤积了半年的棉布,可都要砸在手里了。”
    说道这里,陶家主有些恨恨的说道:“这莫自在,断我们世家的根就算了,还弄出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挤兑我们的正经营生,简直不给我们一点活路。”
    “还有那些个贱民,朝廷只是给了他们一点小恩小惠,便立刻倒向了朝廷,不但分走了我陶家的地,还妄想与我陶家平起平坐,简直是不知死活!”
    “没错。”
    沧源门的大师兄吴亮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开口说道:“这莫自在倒行逆施,不但杀大臣,诛世家,就连我们这些宗门也不放过,简直一点都没把我们放在心上。”
    “我听说,他还鼓捣出了什么新政,想要让那些泥腿子翻身,我倒想看看,这次大军压境他拿什么抵挡,难道拿那些泥腿子吗?哈哈”
    “那些泥腿子他可指望不上。”
    陶家主闻言也不由得发出嘲讽的笑声,“那些泥腿子,只会支持赢家,还想凭借一点小恩小惠就收买民心,他莫自在还太嫩了一些。”
    说到这里,陶家主有些不解恨的抓起酒杯,连灌了自己几大口,然后恶狠狠的说道:“等到朝廷兵败之后,我一定将那些夺我家田地的贱民给全砍了。”
    “敢分我陶家的田,我要让他们知道知道,这大周,到底是谁说了算!”
    “没错,没错。”
    沧源门的一行人听到陶家主发狠,也连连出声附和,“就不该给那些泥腿子好脸色看,只要杀他们一批,他们自然就知道怕了。”
    在双方那个观念想通的情况下,这场饭吃的是宾主尽欢,等散了宴席之后,喝的微醺的陶家家主陶羽然,摇晃着身形回到了书房里,而在书房里,他的管家早已等候多时了。
    陶羽然端起管家备好的醒酒汤,喝下之后闭目休息了一会,等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清晰时,他这才睁开双眼,开口问道:“棉布生意怎么样了?”
    “生意很好。”
    管家心情微微有些激动的开口说道:“现在轨道一断,那个蒸汽火车进不来,各家都开始缺煤了。”
    “现在那些穷鬼没有了煤,又买不到木柴,只能从我们这多买棉布取暖了。”
    本来各家屯的煤都不算太少,但现在冬天都快过去了,各家的煤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如今铁轨这么一断,他们顿时没了取暖的东西。
    可问题是现在春天还没到呢,夜晚的天气,依旧能冻死人,因此那些没东西取暖的人,只能去买点棉布多缝几套被褥了。
    “哼,贱骨头。”
    陶羽然冷哼了一声,开口骂道:“当初降价求着他们买他们都不买,现在没有煤了,倒知道急了,给我将棉布的价格提一倍,我要他们知道当初不买的代价。”
    “一倍?”
    管家微微有些迟疑,他有些犹豫的开口道:“老爷,咱们的棉布价格已经比往年都贵好几成了,现在还提,是不是有些太高了?”
    “高?一点都不高!”
    陶羽然瞥了一眼管家,然后冷冷的说道:“今年这鬼天气,冷的有些不同寻常,而那些铁轨又被破坏的很彻底,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绝对铺不好。”
    “所以,不管我们价格抬多高,他们都得买,不买,全都得给我冻死!”
    “老爷英明。”
    听着陶羽然斩钉截铁的话语,管家赶紧拍了个马屁,然后开口说道:“等明天一大早,我就去通知各个铺子涨价,若是情况好的话,回头咱们接着涨。”
    “这话说的没错。”
    陶羽然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开口问道:“今天县令那边,让我过去是为了什么事啊?”
    今天白天的时候,县令派人请他,说有要事相商,若是平时的话,陶羽然早就二话不说就赶过去了。
    但此时则不然,世家联盟百万大军枕戈待旦,到时候一旦用兵,朝廷必败无疑,所以朝廷现在自顾无暇,根本不会有时间来管他,他自然也懒得再跟那个新县令虚与委蛇了,直接派管家去了,自己压根就没出面。
    “回老爷,从京城来了一些特使。”
    管家说起这事,心情微微有些紧张,“那些人,好像是为了……那些人来的。”
    管家说道停顿处的时候,用手指了指院子的方向,意思是刚才在院子里喝酒的那些宗门中人。
    “为那些宗门中人来的?”
    陶羽然听管家这么说,神色不由得有些凝重,他看向管家,开口问道:“你没有说漏些什么吧?”
    “老爷放心,我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看陶羽然有些怀疑自己,管家连忙保证道:“他们在县衙基本上没有盘问我,所以我什么都没说,更别说是关于那些人的事了。”
    “那就好。”
    陶羽然闻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庄子里都是我们的人,只要你不说露嘴,他们就绝对查不到这里。”
    “对了,守城门的那些人你这两天多送点钱过去,告诉他们,别让他们到处乱说。”
    “老爷,这事恐怕有些困难。”
    管家面色有些为难的说道:“京城来的那些人,他们虽然没有盘问,但却开出了很丰厚的条件。”
    “他们说,只要有人能够提供有用的线索,便奖励一百两银子,而若是根据这线索抓到人了,那么抓到一人,便给提供线索这人一千两银子。”
    “而若是直接抓到送到县衙的话,则是给每个人开出了两千两的价格,若是实力超过凝元境,据说还给另外加钱。”
    “而那些城门守卫的虽然原先都是我们家的人,但现在毕竟分家了,短时间内咱们还能控制的住,若是时间长了,老奴担心会有人告密啊。”
    “每人两千两?”
    陶羽然听到悬赏的价格,心中微微一动,他盯着管家,开口问道:“你确定他们会真的给吗?”
    “这个,应该会给吧。”
    管家想了一下,然后开口回答道:“我今日去县衙的时候,从京城来的那些人直接去钱庄兑出来了十万两白银,就摆在县衙之中,说是只要给线索,查证之后立刻就能兑现。”
    “而且,在他们的文书之上,还有县令大人的印信,按理来说,他们是肯定不会食言的。”
    “两千两,两千两……”
    陶羽然在心中沉吟了好一会,如今铁轨已经被损坏,留着这些宗门中人,除了浪费他的粮食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了。
    与其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将他们全都卖了,那些沧源派的人一共有三十个人,若是按没人两千两,不,就算按每人一千两来算,那三十个人,也就是三万两银子。
    虽然这钱对于陶家来说并不算多,但这些钱根本不用付出什么代价,简直是白捡的啊。
    想到这里,陶羽然瞬间心动了,不过他并没有贸然行事,而是叮嘱管家道:“明日你跟他们说这里不安全了,把他们带去别庄。”
    “记住,一定要悄悄的去,千万不要让人发现,知道没有?”
    “我明白,老爷。”
    管家点点头,有些不解的问道:“老爷,你是想……”
    “你别管了。”
    陶羽然摇了摇头,没有在多说,而是直接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陶羽然就孤身来到了县衙之中。
    “老夫陶羽然,见过县尊大人。”
    陶羽然对着县令行了一礼之后,然后满是歉意的说道:“昨日老夫身子是在有些不舒服,所以没能亲自赶来拜见县尊大人,实在是太过抱歉。”
    “因此,老夫今日身子稍微好了些,立刻就赶来给县尊大人赔罪,还望县尊大人能够见谅。”
    “是吗?”
    这位县令是杨维尚直接从进士中提拔上来的,还没怎么在官场里厮混过,因此也没有那种官油子的圆滑,他看着中气十足的陶羽然,知道他只是装病而已。
    而对于自己召见陶羽然不来的愿意,他更是心知肚明,所以他直接语气不善的回道:“看来,陶家主的身体好的还是很快嘛。”
    “还好,还好。”
    陶羽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县令不管做什么事,都丝毫不给别人留情面,像之前的那个县令,哪怕心中有再多不满,表面上却还依旧是和和气气的模样。
    哪像这个毛头小子,二话不说就直接掀你老底,一点颜面都不给你留,常常把别人给整的下不来台。
    按理说这么不通世俗的人一般都很蠢,随便用点手段就能把他耍的团团转。
    可偏偏这位县令老爷是进士出身,不但不蠢,反而聪明的要死,很多时候你根本就不用说话,他就能猜出你的意图。
    就好像这人不是不了解人情世故,而是他什么都知道,可他偏偏懒得这么做,不屑与与世俗同流合污,这让世俗了一辈子的陶羽然,怎么看他怎么觉得不顺眼。
    “朝廷来的使者在后面的院子,你自己去找他们吧。”
    县令根本就不跟陶羽然寒暄,直接就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本官还有事,没空陪你闲聊,你自己请便吧。”
    陶羽然听到县令如此开门见山的话,不由得面色一僵,不过他早就习惯了县令这种不给人留情面的说话风格,因此讪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蠢货。”
    等陶羽然走远之后,县令眯起双眼看向他的背影,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上赶着把脖子送到人家刀底下,真是自寻死路。”
    不过这事县令也是乐的其成,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开口提醒陶羽然的意思,毕竟这些世家在他治下,除了跟他捣乱,什么好事都不做。
    只不过他限于法令,没法对他们动手,所以才一直放任他们存在,现在既然有朝廷的人来收拾他们,他开心还来不及,自然不会去管他们的死活了。
    ……
    县衙后院,来此主持事物的,正是东厂的大档头陈应。
    此时他正坐在后院,不紧不慢的品着茶,等他看到陶羽然之后,他瞬间就知道,固阳城这边的那些宗门中人,跑不了了。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心情表露在脸上,而是让人把陶羽然跟放了进来,在经过一番虚假的试探之后,陶羽然终于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陈大人,您说幽照境以上的武者有额外奖励,不知这个奖励是……”
    “幽照境武者实力远超凝元境,所以他得悬赏自然也要比凝元境高不少。”
    陈应看着陶羽然,笑眯眯的说道:“如果是线索的话,凝元境是一千两一个人,那幽照境就是一万。”
    “至于幽照境之上的神魂境嘛,我们实在给不出再多的奖励了,一名神魂境,最多五万两银子。”
    “而若是直接抓活的,那这些奖励还可以翻倍,不知陶家主觉得这些奖励够不够?”
    “够够够,足够了。”
    陶羽然听陈应给出的价格,心中顿时有些喜出望外,他家中幽照境7人,凝元境23人,他要是这些人全给抓了,那就是十八万两银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所以陶羽然心中瞬间就有了决断,他要将那些宗门中人,全都给卖了。
    不过,这事不能着急,他还要回去安排一下,一方面是好设下计谋将那些宗门中人给抓了,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将那些宗门中人说话的能力给废了,以免他们将自己供出来。
    毕竟陈应虽然说了,只要能提供那些宗门中人的线索,所有的一切都既往不咎,但这种事,能不牵扯到自己,还是别牵扯到自己的好。
    “那个,陈大人,老夫这就回去让人巡查,一旦发现那些人的踪迹,立刻回来给大人汇报。”
    “好的,好的。”
    陈应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他很客气的说道:“陶家主请自便,我们在这里做事,还是免不了要跟你们这些地头蛇打交道,所以陶家主没必要太客气。”
    两人又客套了好一阵,陶羽然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而等陶羽然离开之后,陈应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来人,去盯着他。”
    “等找到了那些宗门贼子的下落,直接动手,连陶家带那些贼子,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哦,对了。”
    陈应说完这些,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又补充了一句道:“灭了陶家之后,别忘了把他家也抄了,回头去下一个城池,就用他陶家的钱悬赏好了。”

笔趣阁(m.nnpul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女帝背后的抄家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npu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