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晚唐浮生 > 第八章 抉择

晚唐浮生由笔趣阁(m.nnpul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就在徐向东不得不滞留在海参崴与一帮人“欢度春节”的时候,1680年正月的胶东半岛,也正迎来一年中最喜庆的日子。
因为去年下半年河北一带发生了规模不小的地震(邻近数省有震感),死伤人员数万,就连北京城都倒塌、损坏三万余间房屋,因此现在满清上下正是焦头烂额,忙于赈灾、抚恤的时间段,根本没有过多的精力搞东搞西,因此山东西四府那边也消停了,胶莱新河沿线常年进行着的小规模袭扰战也偃旗息鼓,让东岸人很不适应的同时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作为东岸人统治中心的烟台县,登莱开拓队队长、登莱保安司令刘建国刚刚在城外的一间著名戏院内观看了名曲《牡丹亭》,然后便直奔火车站,打算乘坐火车前往福山县过年。
烟台火车站是去年年中建好的,由东岸著名建筑设计师孙大鹏设计,南铁公司监造完成。蒸汽机车不是最新式的拉普拉塔之星系列,而是比较老式的野蛮人系列,但在第一次出现火车的登莱大地上,也已经非常不错了,可以说是现代工业文明的启蒙也不为过。
火车头后面挂了中规中矩的八节车厢,照例是一节煤水车厢、六节货运车厢及最后一节客运车厢。六节货运车厢内装满了来自黑水的腌肉和咸鱼、来自朝鲜的蜂蜜和烟草以及部分来自日本的零碎工艺品,客运车厢内则坐着刘建国这类黑水开拓队上层的头头脑脑及随行护卫人员。
他们乘坐的这班列车之前已经检修过好几回了,再加上司乘人员又是高薪从本土派驻过来的老手,这会开起来果然又稳又快,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鸣着汽笛驶进了披红挂彩的福山县火车站——虽然福山县往南还修建了五六公里的铁路,但已经没必要再往前了,总不能让火车开到荒郊野地里去过年吧。
而说到这个铁路,就不能不提一下如今令人瞩目的胶烟铁路的修建进度。这条纵贯胶东半岛的铁路按照原计划,是分别从烟台、桃村、胶州三地同时开建的,目前已经修建了差不多一年出头的时间,其中北段修通了大约三十公里左右,烟台至福山县已经可以投入运营;中端比较尴尬,桃村往北修建了不到十公里的样子,进度略慢,大有潜力可挖;南边的进度则是最快的,胶州港到农业县份即墨县之间已经全线通车,这段里程当在三四十公里的样子,非常不短了。
这三段铁路加起来,差不多已经修通了75-80公里的样子,已经超过了铁路总里程的三分之一,但却才花了一年出头的时间。不过考虑到在这之前铁路沿线地方政府已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因此第一年修建起来肯定是非常便利的,但从第二年开始可能就要慢一些了,故整条胶烟铁路修通的话,在资金不断的前提下,可能还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前提是登莱开拓队政府不在此基础上继续加大投入劳动力的数量。
与清廷地方官员出行不同的是,东岸人可不流行什么耆老士绅相迎(这不废话么,当初登莱在明末清初被打成一片白地,地方秩序完全崩溃,这才三十多年时光,哪来的耆老士绅),不过该有的排场还是有的:福山县县长以下主要官员全部到场,同时还有一支从登莱新军第三师借调来的乐队。
乐队奏起了东岸国歌,刘建国满面笑容地下了火车,然后与福山县的官员们一一握手,末了,开玩笑地说道:“我刘某人给你们送年货来了,感谢诸君去年一年的辛苦与努力,希望来年再接再厉,将福山县建成王道乐土一般的存在。”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应该的。”福山县长是个年过六旬的老头,早年大顺农民军军官出身,跟随郭升前往山东,后来辗转之下进入了东岸人的体制,厮混了三十年后混了个烟台县长。福山县长这个职位,不需要你多聪明,多有能力,经济发展其实不需要你多费心,反正围绕烟台做好服务就是了,这个职务需要最多的还是上传下达的通畅及执行命令之坚决,而这一点他无疑都具备,且做得很好,所以在福山县这个有着八九万民众的大县县长位置上一坐就是好多年。
“明年要更抓紧,不能放松,我刘某人急啊。”刘建国回过头来又握了握他的手,说道:“胶莱新河防线还处于持续修建之中,工程量浩大,远远未谈得上完工。你们福山县作为后方援建县份之一,明年也要持续出丁、出钱、出粮,在胶莱河防司令部的统一部署下,完成自己份内的活计。胶烟铁路你们县到桃村之间的路段,也要继续出人、出粮,南铁公司会适当支付一些人员雇佣费,但肯定是不太够的,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当然了,自己县里本身的建设也不能落下,我知道你们在大搞水利,这很好,很重要,我也很支持,搞好了的话不光福山县百姓受益,烟台军民也能沾光。只是,这样一来的话,任务是不是繁重了点,你们自己要心里有数,不要让民间出现动乱。”
其实,不夸张地说,现在整个登莱开拓队各县——尤其是胶烟铁路附近的州县——就像一根绷紧了的弦一样,各种活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民间丁壮也被征发得厉害。这若是搁在明清顺那样的古代封建王朝,早就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大规模民乱了,因为这徭役也实在是太繁重了!不过,好在东岸人的体制与管治方式与明清等国有些区别,中间士绅阶层巧取豪夺、压榨剥削得较轻(古代徭役很可能会拖垮一户家庭),上层也发放大批钱粮下去贴补,底层百姓因为均田地三十多年也有一定积储,因此到现在总算支应了下来。虽然民间已经可以算是怨声载道、叫苦连天,不过倒也不至于发生什么大规模的动乱,毕竟还没到那份上,且东岸大军的威名也不是假的,没人敢轻易造次。
不过好在胶莱新河防线与胶烟线铁路修建完毕以后,很多地方就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毕竟现在平荣铁路的建设还没有一点影子,无论是登莱开拓队还是南铁公司,大概都不会在胶烟线刚刚全线通车的时候就上马平荣线,那不可能,更没必要。
刘建国在福山县一直待到了正月初四。在这一天,他亲自到了铁路建设工地上,与早期开工的三千多民夫会了会面,给大家发放了一些腌肉、咸鱼,同时还一人关了两块钱的饷银,算是过节费意思意思了,顿时也引得工地上欢声雷动,士气略略有些上涨。
随后,他便与四百名来自福山县的新兵们一起——位于桃村的登莱新军第四师的新兵,福山县供应了四百人——步行前往南边的桃村火车站,打算看望一下已经组建了八成左右的新军第四师,顺便也给他们发一批年货——年货就是随他们一起乘火车过来的物资,目前已在福山县换马车往桃村输送。
桃村的登莱新军第四师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及若干团直属部队,总兵力在7500人上下,火器比例极高,长矛手已不多见,现代化的程度还是非常之高的。这个师的师部及一个步兵团就驻扎桃村,骑兵团未来将移驻莱阳县,其余两个步兵团则会在文登、威海、宁海州、荣成等登州主要城市之间轮番戍守。当然如果前方有情况的话,不排除这个师收拢兵力,全师开拔西进至胶莱新河,与早就组建完毕的登莱新军第三师一起守卫河防的可能性。
新军第四师组建完毕后,浙江方面新军第五师也将尽快完善,同时登莱开拓队辖区也将逐步裁汰、改编一批仆从军之类的老式部队,为登莱新军第六师的筹建腾出空间。毕竟,胶莱新河防线漫长无比,未来虽然河面宽阔、工事坚固、火力凶猛,但也需要数量足够的士兵来守御。如果将旧军全数调走的话,那么至少要三个整师即2.2万余人的兵力来填补各个节点,然后第二线还需要一些机动部队(至少1-2万人,暂时可以用旧军来代替)来查漏补缺,如此整条防线才能高枕无忧,登莱才能高枕无忧。
刘建国对此事当然也是非常清楚的,且一直也着手在做。只不过,裁汰旧军、收回地盘从来就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弄不好就会逼得人家造反(这不是没有过先例的)。所以这种事只能慢慢找机会,慢慢裁汰,用尽量温和的方式削减仆从军将领手里的兵权,最终达成平稳过度,任何操之过急的行为都可能导致不可测的后果,故必须慎之又慎。。。。。。
..

笔趣阁(m.nnpul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晚唐浮生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npule.com